剧读之家>穿越小说>美强脑洞小窝 > 想要钱就跪下来爬过来(大哥x假少爷)
    韩秋重生了两次。

    第一世他是跋扈的假少爷,作为韩家最小的孩子理所当然地嚣张跋扈,眼高于顶,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后又仗着自己的身份胡闹,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哥哥拎回去教训了一顿后才安分下来。

    但他的哥哥却着实对他很是失望:“为什么我会有你这样一个弟弟?”

    那是对方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韩秋的父母常年忙于事务,韩秋甚至一年也见不到他们几次,所以他那个能干的大哥就仿佛变成了韩秋真正意义上的监护人,对方的皮相极好,长得比韩秋高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根青竹般,姿态高雅又不屑于和同龄人混在一起。

    韩静轩从小就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能力以及过人的天赋,父母对他十分放心,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家业逐渐交到他的肩膀上,而韩静轩则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成为了一个看上去就精于算计的商人,那双略带点凉薄的眼睛在望见韩秋时却总会染上一点说不清楚的抵触。

    他似乎是有些不屑于掩饰这一点的,甚至于很直白地表现出了对于韩秋的不满。但韩秋却总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为所欲为,反正无论如何韩静轩都是他的大哥,他心里打着小算盘,之后韩静轩就是要继承家业的,而他只需要跟在对方身后进公司混吃等死就好,当个米虫而已谁不喜欢?韩家这么大,难道还能养不起他不成。

    抱着这样的想法,韩秋一直都在肆意妄为地当他的混子,他浑身上下的唯一优点估计就是这点自知之明了,韩静轩对他很是看不上眼,几次去为他收拾残局时,男人的脸上总会偶尔划过愠怒的表情,韩秋还以为自己还能继续这样混下去,没想到还没等到韩静轩来教训他,一个噩耗突然传来:

    韩秋这个赫赫有名的二世祖实际上是他的父亲在外带回来的私生子,对方和小三生下了一个孩子,恰逢那时韩母也怀了孕,那个小三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偷偷地将两个孩子换了过来,韩家就这样一无所知地养了小三的私生子几十年,给了他荣华富贵和富足的生活,然而韩静轩真正意义上的亲弟弟却在外面受了苦。

    等到事情揭发的时候,韩母几乎要被气晕过去,抱着那个眉目如画的孩子哭个不停,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恐怖的,她到底对韩秋算不上亲近,有的时候甚至会对其产生些许抵触,不理解自己的孩子为何如此粗鲁,然而当真正的儿子站在面前时,韩母才突然意识到:不是她有问题,而是韩秋根本就不是她的儿子。

    真少爷就这样被领回了家,韩秋的身份和生活一瞬间就变得尴尬了起来,那件事闹得很大,以至于韩母甚至想要和韩父离婚;韩父忙得焦头烂额,一时间也对韩秋迁怒起来,整个韩家都陷入了迎接回真少爷的喜悦之中,韩秋一瞬间被遗忘了,他茫然地看着面前亲昵的一家人,下意识地想要去寻找那个会替他收拾残局、陪在他身边的哥哥。

    然后他就看见韩静轩站在韩亭身边,对他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

    韩秋在那一刻不可避免地意识到:他被所有人遗弃了。但是他不甘心,韩秋终究没有被赶出家门,但在家里的地位也一落千丈,韩父韩母心念儿子,将韩亭身边教养,恨不得将最好的给他;而韩静轩仍然留在公司里,但对着韩秋的态度也肉眼可见地冷漠起来。

    可能之前还能忍受韩秋是因为他亲弟弟的身份,现在一个私生子——

    当然不可能再随意地留在韩静轩身边。

    甚至于,韩秋可能会被时刻赶出韩家,他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心一意想要当他的米虫,怎么可能会忍受现在的处境,男人疯了一样地针对韩亭,却完全无用功,反而被韩父韩母彻底厌弃。他慌张地走投无路的时候,男人终于想起来韩静轩才是未来韩家的主人,对,只要讨好他的哥哥就可以了,只要他的哥哥还愿意庇护他……

    韩秋像是黏在了韩静轩身上似得,如一块狗皮膏药一样踢都踢不走,他对着男人再三保证自己会听对方的管教,会遵从对方说的一切规则,再也不会惹出麻烦了,他只求韩静轩还能认他。然而有一头银灰披肩发的男人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后,就伸出手拽住他,然后就要那样将吵闹个不停的人扔出去。

    “吵死了。”

    男人冷漠地宛如无机质的机器人般,这十几年相处中积累的情分似乎完全不能动摇他现在的举动,又或者说,韩秋跟他之间根本毫无情分可言:“果然是假货,还没有韩亭听话。”

    男人微微皱起眉,就准备关上门。他的语气中有淡淡的不耐,然而韩秋意识到了这恐怕是他最后的机会,即使是因为到门边了也扒着门不放,看上去有够可怜起来。

    “哥哥,我会听话的,我再也不会惹事了。”韩秋一改之前的跋扈,现在甚至肯乖乖叫人哥哥了,之前的气焰已经被他扔到了不知道哪里去,韩父韩母甚至冻结了他的几张卡,每个月只肯给他固定的生活费,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生活,甚至于他们已经算得上宽容。然而这对于韩秋来说无异于天大的打击,他只能把全部的希望放在韩静轩的身上。

    他在男人面前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泪的,算是已经豁出去了。之前的韩秋可是从来不会这副样子,哪怕是韩静轩一直在出钱养着他,男人也是一幅理所当然的表情,瞧瞧他现在慌成了什么样子,韩静轩的眸光微暗,他像是终于有点兴趣,对韩秋说:“别叫我哥哥。”